博客网 >

王老师正在与参与者讨论剧本《寒窑》

排练前的热身

 

 

 

 

 

 

 

 

 

 

合影(从左至右:丁越、王春红、严彬)

 

 

 

 

 

 

 

 

 

 

 

一台老电脑背后的故事

 

 

 

 

 

 

 

经过“艺术调理”后的学生作品

4月15日,我们按约定对“多维乐舞”的创造者、“天赋园”的创立人、“艺术调理”治疗师王春红老师进行了采访。当我们在将近中午找到王老师家的时候,她和三个年轻的大学生,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太一起在讨论一个剧本。在一个长条形的没有墙壁的大屋子里,他们在热烈而不杂乱地讨论着,我们被那氛围给沉静下来,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偶尔拍照,但没有用闪光灯。

房子被几根彩带隔成三个部分,中间的是工作室和会客厅,左边是简单整洁的卧室,我在不漏声色的观察中,看见黑白的大大的“猫王”照片斜倚在墙上——这和我后来察觉的她的古典味道是吻合的,右边是排练房,一面墙全是镜子,照见所有的人。

等她们去吃完午饭,她领我们来到排练房,席地而坐,我们开始了采访,像聊天一般地谈了起来。


艺术是一个历程

公益中国:因为是初次见您,我们想先对您作一个框架性的了解。我们了解到,您出身舞蹈,又学过中医,通过二者结合起来,形成独特的“艺术调理”。您能简单谈谈这个艺术历程吗?

王春红老师:好的,这个问题很好。这样来说吧——

应该说,我是在一个书香门第出生的,从小受到家庭较好的人文氛围的影响,琴棋书画,耳濡目染之下,也就慢慢地培养了一些艺术方面的特质。大约是在七八岁的时候,我开始有了一定的舞蹈基础,学习书画,参加学校的合唱队、舞蹈队。而我在参加学校舞蹈队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自己的舞蹈和别人不合拍——这大概也是由我的内在气质所造成的。因为我的个人舞是跳的出色的,我的老师开始让我跳独舞。

九岁的时候,考舞蹈学院。那时候正是文革,因为家庭的缘故,我没有考上,去读了高中——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门派之争”的问题,这里就不细说了。高中读下来,我一直坚持着舞蹈和其他艺术方式的训练,并且慢慢地互相融合。后来,随着我哥哥的考上大学,我开始系统地接触了一些中医方面的知识。这样一来,我对自我的认知开始产生嬗变了。二十三岁那年,我考到了北京舞蹈学院第一届现代舞班,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转变就产生了。

我上了现代舞班以后,突然发现,所有的艺术的、天文的、地理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可以融合到一起来。于是,在我十四岁左右所产生的关于“门派”的疑惑,突然就消失了。我开始平静下来,静心地继续做着我的研究。后来,我遇到了我的老师,加拿大华人、美国舞动治疗协会高级专业会员和督导伏羲玉蘭(Yulan Fucius)女士。她在了解到我的研究以后告诉我,我所做的工作,就是“艺术调理”,应该叫做“多维乐舞”。这是为我更加明晰了一条路,使我知道,以前自己所做的事情,竟然就是这样一个东西——“艺术调理”。这使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也深信了这条路子,有着非常大的研究价值。同时,我更加清楚地对自己有了认知。后来,我就创办了“天赋园”这样一个组织,在一个实体的支撑下,一心来做这个事情。


“天赋园”和“智障人士”

公益中国:您创办的“天赋园”有这样一个宣言:“用艺术的方式”为弱势群体提交我们的爱心。您为什么选取“弱势群体”,特别是智障人士,作为艺术传达的对象?

王春红老师:一方面,是关于“艺术调理”接受过程的考虑。“艺术调理”在被经过点拨提出来后,接受的群体还是非常小的。像美国的舞动治疗协会,只有一千五百多人,而中国从事这一研究的,就更加微乎其微了。在这一个过程中,我做过许多努力。免费给大学上课,给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咨询,同时,还用我的医学知识为人治病。当我察觉到“艺术调理”本身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以后,我希望更多的人去接受到。可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同。我在想,它是一个好东西,我相信它,为什么不能得到别人的承认呢?于是,我选择了“智障人士”这一个特殊的群体,一个人类学上的难关,我要用“艺术调理”的方式来攻克它。我们想想,如果通过“艺术调理”,我攻克了“智障”这样一个重大的难题,难道人们还有不接受它不认可它的理由吗?

另一方面——专业的因素。“智障”是一个难题,对“智障人士”的研究,是人类研究上的一个难点和突破。解决了这个问题,将对人类的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这是一项相当有意义的工作,对社会的发展。

另外,从“智障人士”这个群体本身来说,他们其实有很好的接受能力。我们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也许做不到,而他们能够做到的,许多也是我们做不到的。比如说,我的学生,他们有智力障碍,不能够进行所谓正常的交流,但是,你教他们一首歌、一个法语故事、一个舞蹈,他们能够很快学会它,甚至比我们的正常人更加迅速和完美——这是一种多么奇特的能力!我们如果研究好了这些问题,那么,所谓的“正常人”与“非正常人”,也就没有什么区别,是可以互相融合的了。

公益中国:在这点上,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智障”人士,他们具有一个有异于“常人”的接受空白,他们受社会的影响比较小。因此,他们的接受能力有一个相当的大的外延,对一个新生事物的接受,就少了许多固有观念的影响和阻碍,因此,接受的也就更快更我完善了。

王春红老师:这是一个说法——它是我们研究“智障”的一个意义之一。

公益中国:您对您的“天赋园”申请了“NGO”(非政府组织),并已经在今天获得了批准。您觉得,“天赋园”作为一个“NGO”,对您原有的工作将有什么帮助?

王春红老师:有特别大的帮助。这也是因为“艺术调理”在中国的被认知不够的问题。 它有着一个专业的背景,是用艺术的方法,来帮助人,来解决人实实在在的问题,来使人获得认知。

我相信通过“天赋园”的效果,能够让人 “艺术调理”足够的认知能够来接受它。于是,我申请了这样一个组织,我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我要用案理,特别地,是用“智障”这个案理,来证明“艺术调理”的独特效果,它是一个很好的东西。


探秘“艺术调理”

公益中国:“艺术”与“调理”,一个抽象,一个具体,在您的想法里,它们是一个什么关系?您更偏重于哪一个?

王春红老师:“艺术调理”是一种非常应用的思维状况,它们是一个融合的概念。它能够使人获得思维和认知的能力,一种全方位的思维和认知方法。从这方面讲,“艺术”和“调理”是互相结合的。我们通过这样的结合,将艺术生活化,将一种“自我”的东西,扩展为一个群体的认知。它并不是将“自我”以外的东西,强加到一个人身上,而是将一个人内在的东西,他的艺术天赋,给挖掘出来,让他充分认知到自己的能力。从这方面来说,二者我哪边都不偏重,在这里,它们是一个整体。

公益中国:能不能这样说,您是将高于生活的艺术,还原给生活?

王春红老师:不是这样的。从外表看来好象是这样一回事,而实际上不是的。我们是要将一个人原本具有的艺术的思维的进程和调控能力给调动出来,让他能够充分地认知自我。艺术的东西不是形式的东西,而是一种更加完美的思维;它是一种更加切合实际的思维方法和制作方法。所以应该说,艺术和生活是相通的,我们要将生活给艺术化,也要让艺术生活化,这是一个认知和用艺术的方法来补充的过程。


“后后现代”以及其他

公益中国:“后后现代舞蹈”我是第一次接触,您能谈谈,“后后现代”是种什么样的理念或者是潮流?

王春红老师:“后后现代”是我的老师在了解到我的研究后向我传达的这样一个理念,它是一种研究解决方法的方法。比如说,我所做的工作,像我现在排的《寒窑》这一个心理剧,我所选择的舞蹈演员,首先就是要带着问题来的,如果没有问题,我可以说,他不要来。通过参与这个舞蹈,我们至少可以解决参与者的问题,这就是一个“后后现代”的表现,是有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公益中国:您觉得,它与“现代”、“后现代”有什么关系?

王春红老师:可以这样解释。“现代”主义,是呈现一堆的问题;“后现代”主义呢,是对“现代”的解构,绕到问题的背后去,分析问题;而“后后现代”,则是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像我碰到的一个人,我们谈起“后后现代”,他听我解释以后恍然大悟,对我说,他懂了。他说,“现代”、“后现代”、“后后现代”就像“老百姓”、“人代会”、“人大代表”之间的关系,老百姓有一堆问题,人代会就分析问题,而解决问题,就由我们的人大代表来完成——这个也很有趣。


“第三届北京大山子艺术节”

公益中国:今年五月份,“天赋园”将举办第三届“第三届北京大山子艺术节”。请您简单谈谈这个艺术节。

王春红老师:好的。“第三届北京大山子艺术节”将在今年五月初举行,这一届的主题是“北京/背景”,强调北京作为一个特殊城市在特定时期内可镌入经典的发酵性都市力量与影响。现代舞、后后现代舞蹈、空间舞蹈、特别节目四个主要的项目,国际化的创编格局,更体现了大山子艺术节开放、包容等特点,也形成了中国当代舞蹈先锋性、国际化发展的新格局。
5月1—2日将上演室内舞台剧《寒窑》(Cool Cave),将一个古老的中国爱情故事,重新演绎。演员与观众交流是这个舞台剧的重要特性,这部后后现代风格的心理剧,把舞蹈和戏剧语意巧妙结合,将表演和心理调理治疗合二为一。这必将为我们的艺术节带来一个全新的舞台艺术创作理念和生命价值的深刻体验。《寒窑》的演出地点是南门空间。
5月6日将在东京画廊上演特别节目《天赋God-Gifted》。《天赋God-Gifted》是一部集舞蹈、绘画、展示于一体的作品,演员组成是一些特殊人士,这个作品通过多维乐舞训练,将他们的绘画天赋在现场调动出来。现场观众也可参与其中,共同创造出非凡的舞蹈和绘画作品。
5月20日是后后现代舞蹈《天与地Heaven & Earth》,13个人穿在一张黑色的布里舞动,与路过的各种背景相融合;如同天和地的关系,每个人的微小变化,都会使整体变化。13个人参与,体味群体协作的能量。
另外,本次艺术节还将收纳与北京/背景相关的现代舞、当代舞蹈作品。

<< 昂扬七载 重笔留芳 / 第三只眼:天桥下的人力车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